? 桑普多利亚拉齐奥联赛:康耐登“我要去米蘭” | 跟著埃爾多·瓜茨尼游學米蘭,暴走打卡歷史建筑-公司新聞-康耐登官網 - - 桑普多利亚萨帕塔|桑普多利亚球场

在線客服

在線咨詢

桑普多利亚拉齐奥联赛:桑普多利亚萨帕塔

掃一掃關注微信公眾號
康耐登“我要去米蘭” | 跟著埃爾多·瓜茨尼游學米蘭,暴走打卡歷史建筑
發布時間:2019-04-18

桑普多利亚萨帕塔 www.mycowp.com.cn 2019年4月

米蘭國際家具展期間

康耐登X網易設計帶著

“我要去米蘭 2018中國設計力青年榜”

十位設計師

去米蘭“過春天”

 

這一次

我們探尋的故事

立于現代與歷史之間…

 

帶隊嘉賓

Edoardo Guazzoni

埃爾多·瓜茨尼

意大利建筑師

米蘭理工大學教授

 

游走米蘭&維羅納

在古城尋找城市更新的秘密

埃爾多·瓜茨尼的工作室位于米蘭城外的創意園區,入口隱秘性極好,需要穿過一片綠蔭下的窄門,才能進入“設計的桃花源”,如果沒有人帶路,那一定會不小心錯過。對于設置這樣有趣的隱秘性入口的原因,他笑稱,來源于不知從何處一閃而過的靈感。

瓜茨尼一生致力于研究城市及鄉村建筑的形態類型與創新的研究,尤其是對于古建筑,并且出版多部對城市風格以及歷史建筑設計研究的著作。他參與米蘭標志性城市區域運河“Naviglio”的改造修復工程,和米蘭地標之一斯福爾扎古堡古建筑修復工程。

在米蘭,超過千年的建筑比比皆是,而如何能夠留存至今?在這次游學的古建筑課程的分享中,他從自身作品出發以及米蘭極具代表性的歷史建筑出發,講述城市的前世今生,講述古城如何練成。

其實在時間和戰亂的侵襲中,許多建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壞,但在面對建筑時,不能一味覺得舊了就拆毀,而是需要找到他們的本來面貌,再用現代的眼光重新演繹賦予建筑新的生命。

瓜茨尼工作室

在漫長的城市更新進程中,這座本身就雜糅了歐洲多元文化的城市,建筑風格包括建筑用途都幾經變化,最終形成了自己最獨特的風格。

埃爾多·瓜茨尼教授:現場授課

設計大師·劉丞翰先生與瓜茨尼建筑大師研討中

對于設計傳承,做出好的創作與作品

相互欣賞與稱贊

 

古建筑課程結束后

我們繼續開啟為期兩天的暴走古跡體驗

360度沉浸于古跡中

去尋找那些與設計和歷史有關的蛛絲馬跡

 

in設計之都米蘭

打卡? :圣歐斯托焦圣殿

圣歐斯托焦圣殿(Basilica di Sant'Eustorgio)多年來,這是前往羅馬或圣地旅程中的一個重要朝圣中心,因為它是東方三賢士墓的所在地。這座教堂大約創建于4世紀,他在344年將他認定的東方三賢士的圣體從君士坦丁堡帶回米蘭。1764年,在移動一根古代的柱子

時,發現了一個基督教墓地,有君士坦丁大帝之子康斯坦斯的硬幣。這座教堂后來重建為羅馬式建筑。

打卡? :圣老楞佐圣殿

圣老楞佐圣殿的起源有多種說法,一種說法認為它創建于370年,在16世紀改建,但是它保持了原有的拜占庭結構,有圓頂和4個塔,類似君士坦丁堡的圣索菲亞大教堂。

這個教堂的主建筑是中央塔樓加四個圍繞的塔樓,當時受到拜占庭帝國藝術風格影響,這是一座建于公元400年的教堂,除了中心以及四個塔樓之外,多出來的部分為小禮拜堂,中間有庭院以及羅馬柱支撐。比較特殊的是,最左邊的一排為羅馬柱,根據對羅馬柱的考證,其是從其他更大建筑中的殘骸而來。

打卡? :米蘭運河

米蘭大運河主河道(Naviglio Grande)位于帝奇諾門(Porta Ticinese)外,是大運河終點,兩岸各種商店、餐廳、酒吧遍布,每晚六點半以后的Happy Hour集中了成百上千的年輕人和學生。是米蘭城的主要夜生活所在地。 

在歐洲很多城市都有護城河的設計,巴黎佛羅倫薩都是用水來保衛城市,教授主持修建運河時,研究了大量歷史資料,但瓜茨尼實際動工時,這個城墻已經消失了,他們是按照史料在城墻原址對運河進行了修復。

矮墻上的燈光,分割了城內城外的關系,小步行道可以供游人和居民散步??梢鑰闖齔鞘心誆勘刃〔叫薪指咭桓黿滋?,從人性化的角度出發,考慮了很多無障礙通道。同時、這面墻還有一些斜度,從古老建筑去發掘適合現代生活的創意和內容。

in古城維羅納

維羅納是羅馬時代就存在的小城市,維羅納是由一條河貫穿的一條城市,維羅納像米蘭一樣,有三個城門,如果我們身處在城堡上,我們以城堡為中心,四周有城門通向不同的城市。

維羅納和米蘭不同的是,米蘭被河流圍繞,而維羅納則是被一條曲折的河流貫穿,因此部分河流可以作為城墻作用,作為城市的防御體系。

打卡? :維羅納領主廣場

維羅納領主廣場,又稱中央廣場。它意大利佛羅倫薩舊宮前的“L”形廣場,得名于舊宮(領主宮)。是佛羅倫薩共和國起源與歷史的焦點,至今仍享有該市政治中心的名聲。歐洲濕壁畫廣泛應用于教堂裝飾和室外建筑裝飾,具有當地特色的繪畫風格。

打卡?:波薩利門

意大利的門都是單數的,是因為對稱性的。但是這個門是一個特例,在當時是為了抵擋外敵,進行城市分割才修建的這個粗狂型的門。古羅馬時期的建筑沒有過多的裝飾,以簡單粗曠為主要風格。

打卡? :老城堡博物館

老城堡博物館是這次游學中非常重要的一站,100年前著名建筑師斯卡帕在,這座城墻是大約十幾世紀左右建造的,可以看出城墻上有很多門,每道門都有所不同,但使用了相同的元素,設計風格是完全統一的。1300年左右建造的城堡,建筑的原因是為了防御和觀察經過

維羅納那條河發生的水災,1920年建造了古堡的另外一部分,剛開始建造時,我們可以看出居住的居住在內部開設的小窗戶。

建筑師斯卡帕在改造時,希望能夠將內外的空間進行貫穿,他的改造也使得這座城堡更加名聲遠揚,同時在修復時,也開始使用現代材料,可以看到比較好的結合。如今這座古堡成了維羅納古建筑博物館。

意大利建筑師卡洛·斯卡帕,出生于威尼斯,早年曾就讀于威尼斯美術學院,畢業后進入威尼斯建筑大學從事教學及建筑設計活動。在幾十年的建筑生涯中,斯卡帕參與了許多歷史建筑的修復和改造以及一些較小規模的設計項目。

可以說其作品遍布意大利各個城市以及其他國家,人們較為熟悉的代表作有Brion墓園、Castelvecchio博物館、Querini Stampalia博物館、Possagno雕塑美術館、Olivetti商店等。斯卡帕在威尼斯度過了一生中的大部分時間,深受其歷史傳統、地理特征及人文情感的影響,并將他對威尼斯豐富多變的水域空間特征、精湛的傳統手工技術、傳統材料以及城市建筑歷史層次的理解不知不覺地映射到作品中。

作為意大利現代理性主義建筑師,通過他特有的設計理論和手法使其建筑創作極具個性化和強烈的歷史性特征,使人深刻地領略出之中的威尼斯情結。

現場提問:新技術新材料對于古建筑意味著什么,兩者之間是怎樣的關系?

瓜茨尼:如今的古建筑修復,其實大部分是在表皮保留古建風貌,對我而言,新的建筑新的材料如何結合古老的技術,其實非常困難,新的建筑和舊的建筑本身就是不同的方向,就像在鋼鐵上加羅馬柱或雕塑,很難結合,我們不妨去思考如何用現代技術去實現舊的修復,但不能新的東西強加于舊的東西上,不是用舊的語言套在新的上,我們為什么不用古代設計理念結合現代新的材料去做符合現代的設計呢? 外表還是紅墻概念,但我們使用的材料依然是現代的水泥。

現場提問:古代的設計理念到底是什么?

瓜茨尼:在設計中并非需要用古代的技術和材料去做一個新的項目,而是從古代建筑立面提取一些信息,支撐我現在新的項目,一座城市的發展是持續性和變化性的,古和新之間不需要有太大的分割,我汲取的是經驗而非形式。

<< 返回